阿尔忒弥斯

杂食


不喜勿喷,小女子才疏学浅,如果觉得写的很辣鸡
怪我怪我怪我ಥ_ಥ

cp:成步堂x御剑

【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】

          图书馆――法学书籍区

          午后的暖阳伴着和煦的春风从大敞的落地窗外涌进图书室。风儿细碎的唱着歌,将红木窗摇的嘎吱响,窗帘伴着风的旋律翻飞起舞,发出如海浪一般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微热的风劈头盖脸的打在成步堂的脸上,温暖的气体直飘进他的鼻腔,使他嗅到了阳光和沙滩的味道。他稍稍拉开了些衣领,又用衣袖擦去鼻尖上的汗珠。成步堂靠在窗户旁,一面感受风中的丝丝凉意,一面心浮气躁的翻着厚厚的书本。然后他长吁一口气,关上了书,不料却将一片飘进书里樱瓣也夹了进去,他毫不在意,又抬起眼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中间只隔着一个放着陶瓷茶杯的漆红的茶几。竖长的阳光打在男人的身上。与明亮的光有这鲜明对比的是他暗红色的西装,与成步堂宝蓝色的西装大相径庭,风格迥异。就像两个对立面,一个伫立在光明处俯视寰宇,一个从幽深的黑暗中仰望星空①。
         晶莹的浮尘在空中飞扬,若隐若现,环绕在男人身边,如土星的裙摆②,如梦如幻,让成步堂看得如痴如醉。窗外鸟雀的鸣啭,男人被微风吹乱的发丝,他翻动书本时清晰可见的手关节和杯中漾起微波的红茶。这所有的光景都烙印在成步堂的脑海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成步堂轻笑一声,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如此突兀。他看见男人的睫毛如蝶翼般轻颤了一下。看似微乎其微的动作,却在成步堂的眼里被放大了几倍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成步堂眯起眼睛注视着那个男人。浓黑的剑眉紧锁在了一起,垂下的眼眸深邃的似一潭湖水,在日光的照耀下泛着光芒,他的嘴唇还是湿润的,下唇留下了一块红茶渍,原本系得很规整的领结也稍稍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御剑”

       成步堂喊了他的名字。发出的声音让空气中的浮尘强烈的震颤起来,原本杳无声音的房间有了一丝紧张的气氛。御剑没有理他,还是自顾自的看书,然后端起茶杯,轻呡一口红茶,又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,将红茶渍抹净。成步堂拿着书的手心微微有些冒汗,他的喉结动了一下,将一口唾沫咽下了肚。
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御剑没有任何表现,但成步堂的职业病还是让他发现了一些细节。他分明看到自己在叫御剑名字的时候,男人的眼睛里泛起了一丝涟漪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成步堂对这种事一点也不讨厌,甚至说是有一些喜欢。即使对方没有从行动中表现出来,但成步堂也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人为什么手脚成双,而心却只有一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人要用一生的时间
           去找回属于自己的另一颗心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每当他们见到面,心脏就会一起跳动。
成步堂将书本压在心头,感受着胸口的搏动,一下下有力的振动,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。成步堂很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自己也和御剑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将强烈的感情压抑在心中,
           无法表达出来什么的”

成步堂将视线转向窗外被风摇的簌簌发响的樱树上。

      “总有一天也会像这樱花一样绽放吧”

      花瓣纷飞着飘进房内,落在成步堂的头上,落到茶几上,落进红茶杯里。
       风声依旧喧嚣,鸟儿仍旧啼叫,仿佛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时间停止了流溯。
       成步堂非常享受这一切。没有法庭上焦灼的氛围,也没有律师与检察官之间激烈的辩论,这样的事每周都会上演。成步堂和御剑每个星期六都会在此相遇,虽然相顾无言,但无声胜有声。御剑从来没有想过错开时间,来避免和成步堂的相遇。成步堂喜欢在窗边看书,御剑喜欢阅读时喝红茶,二人互不干扰。有时御剑会在喝红茶的时候瞟一眼成步堂,成步堂也会在翻书的间隙偷看御剑。

    “I always wish today could last forever”③

      “废柴律师看着废柴才看的书,成步堂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在看!”冥对着窗边的成步堂喊道。她拍了一下茶几,放在上面的红茶险些被打翻。凌厉的女声穿透成步堂的耳膜,可成步堂对此却无动于衷。他目光呆滞的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物是人非事事休

        樱花已经绽放了,可深藏的感情却枯萎了。
       还是熟悉的鸟叫与微热的风。
      成步堂的手里紧紧攥着一张纸条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检事御剑怜侍选择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欲语泪先流

       “可恶,竟然下雨了”冥忿忿留下一句话,便转身离开,高跟鞋清脆的声音愈来愈远,直到消失不见。成步堂合上书,没有在意被夹在里面的被雨打湿樱瓣。他跟着出去,可冥的身影已经寻觅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中,樱树下。

        成步堂仰头,任雨水打在他的脸上,和着樱瓣,顺着脸颊滑落。他松开手,纸条落在生长樱树的土里。纸条被雨水打湿,浸透,最后融进土里。
       成步堂所有的回忆也随之深埋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从此就再也不会找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与我心脏相对的人了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  “那个,成步堂君,御剑检查官他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死了”

Fin.

①:这是套用JOJO“一个凝视着漆黑的土,一个仰望着黄金的星”句式,一开始是想把原句写上去的,后来经过深思熟虑还是放弃了。
②洛天依的歌:温图莎的裙摆
③OOR《pierce》的歌词,有改动
④图片是p站的深草大大

其实这篇文和题目并没有什么关系...有书有茶(误)

评论(4)

热度(21)